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非典型性换妻之轻年夫


上部
  长篇果然是驾驭不了,有点灵感,就写个短片吧。


  我叫许靖涛,今年二十六,一家500强公司的普通职员。差不多一年前和相恋三年的女友姵婷结婚了。


  又是一个平凡的夜晚的,我仰躺在床上,将全身的力气挤向胯下。虽然在姵婷的口交下,我的鸡巴也算是勃起来了,但却不够硬,完全没有那种肿胀欲裂的感觉。


  姵婷一边口交着一边发出闷哼哼的呻吟。这呻吟太刻意太做作,以至於对我来说就如同耳旁风一般。不过大概也是为了刺激我吧,但却起到了完全相反的作用,可是我又能说什麽呢。


  “我想要了。”姵婷抬起头对我说道。


  她似乎已经状态了,可我还差得远呢,这样就插进去的话,真是没什麽快感,“我还没好呢,再过会儿,你先自己用手吧。”


  姵婷撑起身体,一只手向自己的胯下身躯,轻轻搓动起来,一双眼睛略显迷离地看着“你还要多久呀。”


  看得出来她有点无奈,不过我更无奈。


  “就快了。”我把姵婷的头按到了我的胯下,让她继续为我口交。


  她很顺从地做了,一边替我口交,一边自慰,一边呻吟起来。


  没过多久,姵婷又把头抬了起来。还没等到她开口说话,就被我按了下去,“就快了。”


  我用双手扶着姵婷的头,以方便我的鸡巴在她嘴里来回抽插。用她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绕着圈,终於我的鸡巴有那点胀胀的感觉了,“再快点,再快点,就好了。”


  姵婷更加卖力地把舌头绕动起来。我感觉火候差不多了,“自己用手已经弄湿了吧,让我来干你吧。”


  我一把将伏在我胯下的姵婷推倒在床上,顺势爬到她身上,扶着鸡巴插进她的逼里,果真是已经很湿润了。


  姵婷闭着眼睛张开双腿任我干着,可是她的呻吟却没什麽变化,这让我觉得很不爽。


  突然她睁开眼睛,搂住我的脖子,向我吻来,“涛,我爱你。”


  不知道为什麽,我更加不爽了,应付地和她吻了几下,就把她翻过身来。


  “啊——从後面吗?”


  姵婷似乎有些意外,但还是配合地翻动了身体。看她翻动了得有些无力,应该是被我干得有些发软了吧,突然我好像找到点状态。


  “从後面干不是更爽吗?”我扶着她的腰,将鸡巴顶进了逼里,用力抽插起来。我的上半身终於感受到了从胯下传来的快感。


  姵婷的呻吟也开始变得迷离起来自然起来。突然,她长发一甩,一只手勾搭着我的脖子,侧起身子向我索吻,“变大了——好舒服——”


  她这样侧着身子实在是让我很费力,我就又把她按倒在床上,让她背对着我。我更加用力的干起来,“这样更爽吧?”


  “嗯——嗯啊——”姵婷用手肘撑着床,摇头晃脑起来,背上全是汗水。


  “这样爽吧——舒服吧——”我一边抽插一边不自觉地念叨起来。


  突然我感觉要射了,赶忙把鸡巴拔了出来,跑到姵婷的面前顶进她嘴。姵婷顺从地把我的鸡巴含进嘴里,碰到她舌头的一瞬间,就射出来了。喷了三次才完,全都射在她嘴里了。


  我鸡巴很快软了下来,我坐到床边暗自得意地问道,“怎麽样?去了吗?”


  姵婷轻咳了几声,应该刚才被我射进她嘴里的精液呛到了,又喘息了几下说道,“不知道——”


  听这句话我顿时失落到了极点,居然这样都没高潮,“怎麽回事?体质吗?”


  “对不起——但是真的很舒服——”


  我冷笑一下,“女人都想要高潮的吧?”


  “嗯——但是不高潮,也会很舒服——”


  “哎,可能是我不行了吧。”不知道为什麽,她越解释,我心里越烦,“去洗澡了。”


  我一边泡澡一边想着,好像从我们结婚以来她高潮过几次。说不定那几次还是她装的,结婚才一年就不能让自己的女人高潮了,怎麽想都不甘心。


  我也不知道泡了多久,出来时看到姵婷若无其事地躺在床上我就心里烦。我也不想发脾气,乾脆就拿了罐瓶酒喝起来。


  我喝了几口,她先说话了,“怎麽洗这麽久啊?在里面干什麽了?”


  “我在里面打飞机,行不行?”我不耐烦地说道。


  “你别这样好不好,我的体质可能就是高潮不了。”


  看到姵婷显得有些无奈,我反倒有几分暗爽,“是吧——要不我们就试一下那个wife swaping,怎麽样?”


  “你说什麽呢。”没想到我随口的一句,姵婷竟然激动地从床上站了起来。


  不知道今天是怎麽了,她越是激动,我竟然越来劲,“试试嘛,你不是也蛮喜欢看那些文章的吗。”


  “你知道你在说什麽吗?我们才结婚一年啊。”


  “我们不是还谈了三年多的恋爱吗?很多结婚三四年的就有试过哟,这是现代的潮流。”


  “那现在的人结婚是为了什麽啊?”姵婷拖开我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。


  “当然是爱情啦。”本来是想故意气她,没想到她虽然有些激动,但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。


  “哎呀,只是交换着做而已,爽完了各回各家,照样过日子。”见姵婷这种反应,我说得更带劲了,说不定还真能玩一把呢。想到这里,我心情竟然好起来了,“跟不同的人做,就是增加性经验而已。”


  “你就不怕遇到骗子吗?”


  “现在有很多正规网站,上面都是实名注册的。”我笑了笑, “说不定还能碰到可以让你高潮的猛男哟。”


  “够了够了,我不想跟听你了。”姵婷猛地站起来跑进浴室了。


  没想到这一句倒把她说生气了,女人真是让人搞不懂。


中部
  第二天早上起来後,我兴冲冲地打开电脑,点开我经常逛的一个wife swaping的网站。想到昨天本来只是说着玩的,没想到姵婷的表现完全出乎的我意料。


  洗完澡出来後没有动气了的意思,其实她也试一试吧。女人就是矫情,嘴上说什麽舒服满足,到底还是想要高潮的感觉。


  吃完早饭,穿好西装。马上就要去上班了,趁着打领带的时候我笑着对姵婷说,


  “电脑上我打开了一个wife swaping的网站,你今天有空的时候可以看看。”


  “怎麽又说这个啊——”


  我也没有多说什麽,笑着拿过姵婷手中的公事包,“好了,我去上班了。”说完


  我就转身走了。


  “老公——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
  我回头“嗯”了一声,很快出了门,想想姵婷刚才,我觉得这下真有戏了。


  这一整天我都感觉自己恍恍惚惚的,终於是熬到下班了。没想到一走出办公楼就精神了,我跑着去地铁站就回了家。


  到家时姵婷已经做好了饭菜,我急忙换完衣服,坐到饭桌前,开了罐啤酒,喝了一口,对姵婷抛了眼神“怎麽样,老婆?”


  姵婷看着我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

  这下我真是乐开花,恨不得从凳子跳起来唱个歌跳个舞,但显然不能这样,只能大口吃了两口饭,“决定试一下了吗?”


  “嗯,可是——我还是觉得——和没见过面的人做——好别扭。”


  “没事的啦,一开始大家都会正经地见个面、聊个天什麽的,觉得合适再做。


  我们晚上就找找看有没有什麽合适的对象吧。”


  听到我这麽说,姵婷似乎想说什麽,又没说出口,“嗯”了一声就闷声吃起饭来。


  我也不再说什麽,我知道这事成了。姵婷虽然知道我在网上看小说,但不知道我在网上认识了一对有经验的夫妇。他们肯定能让姵婷满意的。


  我装作不经意把他们的资料给姵婷看。果不其然她同意在周末和这对姓魏的夫妇见个面,地点就在他们家。


  周末我们到了这对夫妇的家里,是一栋独立的别墅,也不奇怪,毕竟这对夫妇中的丈夫是一家公司总经理。


  从进门开始我就很紧张,直到在走到二楼的客厅坐下来,魏太太给我们端上茶来,我才定下神来。


  魏太太坐在了我们对面,主动和我们寒暄起来。我这才想起把魏太太打量一番。


  穿着一件黑色连体纱裙,很遗憾不是透明的那种,上面一片一片白色和暗红的花朵纹。乌黑头发披在肩上,略微带些卷。脖子上还带着一个单珠的珍珠项链,显得很端庄很有亲和力。


  我偷着空瞟了瞟魏太太的胸部,穿着黑色衣服都鼓鼓的一大坨。


  可惜魏太太没穿低胸的衣服,不然一定很诱人。


  “许太太真年轻呢,皮肤这麽有光泽,真是羡慕啊。”魏太太称赞起姵婷来。


  “哪里——”


  “是啊,哪有。魏太太您才是真漂亮呢。”我赶忙抢过话匣来讨好魏太太。


  “虽然知道你是客气话,不过还是很谢谢你呢。”魏太太很温柔地微笑道。


  看到魏太太对我的称赞很受用,我更加积极地了,“真的不是客气啊,是我见过最有气质的女人呢。”


  听到我这麽说,魏太太捂着笑了起来,一旁的魏先生也笑了起来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完全不同了,之後的事就很自然了。


  晚饭过後,我们来到一间很小客房,里面摆着两张床。一进门魏太太就主动拥到我怀里向我索吻,我一阵眩晕,不由自主地和她亲了起来。


  不知不觉我们走到床边,我的身上只剩下内裤了,而魏太太身上也只剩黑色的内衣。魏太太的身材真的很震撼,很丰满,保养得也好,摸起来又滑又软。


  她嘴在我身上舔着,我还是第一次享受这种服务,一想到她还是别人的老婆,我就有种莫名的爽。爽得都有些醉了,脑子发懵。


  我解开她的胸罩,摸起她的奶子来。哇,这手感真好,一手都握不住。魏太太被我摸得呻吟起来,我感到十分的得意。


  “好舒服——”


  是姵婷的声音。我撇过头去,看到她躺在床上,魏先生躺在她两腿间。好像比跟我做的时候享受多了。不知道为什麽,我有点失落的感觉。


  “好了,别管他们了好吗?我会让你更舒服的。”


  为太太的声音我把的注意拉回来,我点了点,“嗯——对不起。”


  魏太太笑了笑,拉下我内裤,把我的鸡巴含入了口中。顿时我全身都麻了起来,不禁“啊——”一声。那个懵懵的感觉又来了。我也不想再别的了,别上眼睛享受着魏太太的服务。


  “怎麽样,很舒服吗?”


  魏太太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反应,看到我渐渐进入了状态,妩媚地笑了。


  “嗯,太爽了,第一有这种感觉。”


  “是吗。”


  魏太太的笑变得淫荡起来,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上画圈。


  “啊——太太,有什麽秘诀吗——我家那个要是也能这样就好了。”


  魏太太又舔了两下才抬起来对我媚笑,“其实就多感受一下对方情绪,就好咯。”然後又用舌头舔了起来。


  “难怪,我家那个怎麽舔都没感觉。”


  “是吗,这可是相互哟。”魏太太朝我抛过一个媚眼。


  我立马明白了魏太太的意思,把她翻了个身,从後干起来。我一插进去,魏太太就叫了起来。魏太太叫的声音很大,真是太淫荡了。


  突然我在魏太太叫春声中听到了姵婷的呻吟,不由地就看了过去,姵婷竟然被舔高潮了。


  我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
  “怎麽了——不要停嘛——”魏太太抱怨起来。


  我回过神来,心理变得异常的烦躁,但我的鸡巴却胀得不行。我一边捏着魏太太的奶子,一边用力的插起来。


  “啊——用力——嗯——好——就这样。”


  “啊——太太,你里面好舒服。”


  “是吗——好爽——”


  “嗯,好软——太太,你的里面谁水好多,好滑,怎麽回事——”


  “啊——不知道啊——再往里面一点——射在里面也没事——”


  听到这句话,我不顾一切地干起来,手胡乱捏揉着魏太太的大奶子。


  我感觉到我的脑子越来越懵,都已经快听不清魏太太一边呻吟一边在念叨什麽了。


  我也管不了那麽多,就一个劲的插,最後把精液全都射到魏太太的肥逼里了。

下部
  回家後,我问姵婷爽不爽,有没有高潮。她搭理我就洗早睡了。明明刚才就很爽得样子,我也懒得再多问,反正跟魏太太刚才干得挺爽。


  一转眼就到了周六,这一个星期都忙得不行,周六加了一天班,明天上午还要去公司。


  “馋”了一个星期了,晚上我可以说是兴致勃勃斗志昂扬。


  “老婆,我们几天没干了吧。”


  “嗯——”


  我转身压到她什麽,拉下姵婷的吊带内衣,柔起她的奶子来。我记得魏太太当时就被我揉得很爽,说不定姵婷也喜欢,今天应该能让她高潮。


  我揉了两下,姵婷还是呻吟起来。看她的样子,我应该是找对门路了。我就更加用力地柔起来。


  没想到她“啪”一下打在手上,把我的手拉开了,“你干什麽呀。”还抱怨起来。


  “什麽干什麽啊,不想干吗?”这下弄得我很不爽。


  她把头撇到一边,也不说话。


  “还没到生理期吧你。”我质问起来。


  “没有感觉而已。”


  我冷笑起来,“呵呵,这麽回事呀,那天在魏先生家爽不爽啊?”


  “问这麽个干什麽。”


  “没想到呀,看那天的情况,你比我玩得爽呀。”我刻意挖苦她。


  “是有怎麽样?”


  “这样啊——魏先生果然很厉害呀——哦,对了,尤其那着舔的。”我突然想到姵婷是不是因为我没舔她的逼,所以她才没感觉。说着,我打开她的腿,往她的内裤上舔过去。


  “你什麽啊,好烦人啊。”


  “就是往这里舔嘛,我会的哟,说不定这样你就能高潮了。”我抬头说道。


  没想她居然一脚向踢来,把我都踢到床下去了,嘴里还嚷嚷着,“没感觉,不懂吗?做不了。”


  “你他妈的——”我差点动起手来,但想了想,我要是动了手,她肯定要跑我爹妈那去告状的。


  我们去wife swaping的事要是让家里人知道了还得了。


  想想现在也只能咽下这口气了,“老子去客厅睡了,真是搞不懂。”


  不过第二天还是姵婷叫我起床的,也给我做了早餐。我琢磨着再找一对夫妇来一次wife swaping。


  早上临时又通知要加班,到三点多弄完,我连午饭都没吃。回家後看到姵婷躺在床上,“老婆,弄点东西给我吃。”


  “我不舒服,你自己在冰箱里拿点东西吃吧。”


  早上还好好,怎麽中午就这样。也办法,我就去拿了包泡面煮着吃。我看姵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,好像真的不舒服。


  “怎麽了,是不是病了?病了就赶紧去医院啊。药吃了没有啊。哦对了——下个星期记得在swaping网上找一对合适的夫妇啊。”


  姵婷转了身,“要找你自己找,我人不舒服没看到吗?”


  看来是真病了,我琢磨着刚才好像不应该说swaping的事。吃完面後,我出去了趟给她买药。回来的时候,姵婷她居然不在家。


  奇怪得狠,我这才出去不到半个小时,跑哪去了呢。我打了个电话给她,也没人接。


  可能是去医院了吧,哎,刚才出门的时候应该说一声我是去买药了。这下等她回来,我怎麽说她肯定不会相信的,这药是白买了。


  哎,算了,不管了。先睡一觉再说了,加了一早上的班,累得很。


  等躺倒床上了,发现又睡不着了,鸡巴痒痒的。妈的,一个星期没干了,难道要打手枪。想着想着,手竟然不自觉得伸进裤裆里弄起来。


  正当我弄得起劲的时候,电话想了,他麽的谁呀。想想可能是姵婷打来的。


  我跑过去一接,“喂?”


  “许先生啊,是我呢——”


  原来是魏太太,“哦,魏太太呀,好久不见。”


  “是呢——还记得人家呀——”


  “当然记得啦。”电话里魏太太的声音很撩人,我隐约感觉到了什麽。


  “你太太不在旁边吧——”


  “嗯啊——怎麽了——”


  “那就对了呢——”


  “啊?”


  “明天白天,来一趟好吗——”


  果然,看来那天魏太太肯定是被我干得太爽了,已经离不开我了吧,想叫我去她家偷情。可是我不能就这麽直接答应了吧,还要是留点余地。


  “可是明天不休息呀——”


  没想到我说完这句,那边没有声音了,但电话还没挂,“喂——魏太太——”


  喊了几声还是没人应,虽然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一些声音。这下我急了,刚才就不应耍小聪明的,“魏太太——我明天去——一定去、。”


  我说完这句,那边的电话挂了。


  这下我的心情真是太复杂了,可是当我发下我居然跟魏太太打个电话把我下面都硬了的时候,我还是下了决心,不管怎麽样明天还是得去。


  脑子离开浮现魏太太那丰满的肉体,尤其是那一对大奶子,可以随便揉,想到这里我的手又伸进裤子里弄起来。


  可是再一下,不行,还是保留点实力。万一明天要是真能和魏太太干上一炮呢。


  到了晚上姵婷回来了。她下午果然是去医院了,电话放在包里所以没听到我给她的电话。


  我把买的药给她,她说她已经好了。


  看她的样子确实像是没事了。看到姵婷,突然我又有点犹豫,明天去不去魏太太家呢。


  还是去吧,说不定魏太太是有别的事找我呢,再说了,大家都swaping过了,打一炮也算不了什麽。


  嗯,就这麽决定了。


【完】

上一篇:小姨子迪吧被操翻 下一篇:我和他们母女那些性爱故事

《非典型性换妻之轻年夫》评论: